73岁山东首富张士平去世,被称为“亚洲棉王”“铝电大王”|魏桥纺织|张士平|纺织

  • 时间:
  • 浏览:29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5月23日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山东首富、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山东魏桥)创始人、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张士平因病医治无效,于5月23日17时03分逝世,享年73岁。

  从区域经济角度看,魏桥是山东省滨州市邹平县的一个全国百强名镇。但在张士平的带领下,魏桥集团早已走出山东,成为“亚洲棉王”、“铝电巨头”,赋予了山东邹平以更丰富的内涵,使之闻名全国。

  张士平曾表示,魏桥“创造了纺织、铝业两个行业的世界第一,特别是铝电的铝电网材一体化,拉动了滨州的经济发展。魏桥创业集团在北海新区建设的铝业产业园,是滨州经济发展史上和企业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2018年,时年72岁的张士平从他一手打造的全球最大铝企、最大纺织企业山东魏桥董事长位置上卸任,交接棒传到48岁儿子张波手中。

  “亚洲棉王”、“铝电大王”

  作为山东省明星企业的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有限公司位于鲁北平原南端,紧靠济南空港、青岛海港和胶济铁路、济青高速公路,濒临黄河,是一家拥有11个生产基地,集纺织、染整、服装、家纺、热电等产业于一体的特大型企业。旗下拥有中国宏桥(01378.HK)、魏桥纺织(02698.HK)两家在香港上市的公司。

  据2018年《财富》世界500强,山东魏桥排名185位,较上年下滑26位,2017年全年营业收入532.03亿美元,利润12.70亿美元。截至2018年,山东魏桥已连续8年入选世界500强企业名单。山东魏桥在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排名第5位,连续五年位列山东企业100强第1位。

  1981年,35岁的山东省滨州邹平魏桥镇人张士平当选为邹平县第五油棉厂厂长,自此开启他成为企业领头人的生涯。他身上有着中国民营制造业企业家的类似经历。

  农家穷孩子出身的张士平于1964年参加工作,最初的几年时间里干过推车、扛棉等累活杂活。据《滨州日报》报道,想到母亲煤油灯下熬夜缝制布鞋的辛苦,张士平在那个年代还流传着“光着脚打篮球”、“光着膀子挖河沟”的故事。

  1981年,因“能吃苦、最勤劳”,35岁的张士平当选为邹平县第五油棉厂(邹平县供销联合社全资拥有)厂长。3年之后,第五油棉厂以400万元的利润夺得当年全国供销系统利润第一名。1985年张士平被评为全国商业劳动模范,代表全省劳动模范赴北京领奖。

  1989年,张士平开始建立纺纱厂,1994年创建邹平县魏桥棉纺织厂并任厂长,当年正值纺织行业连年亏损之际。1998年,张士平收购了滨州最大的国营棉纺织企业滨州一棉,邹平县魏桥棉纺织厂同年改组为魏桥纺织集团,2003年公司正式更名为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有限公司。

  张士平曾于1993年当选山东省第九届人大代表,1995年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1997年被批准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1998年和2003年先后当选第九届和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

  以棉纺织起家魏桥集团,旗下上市公司魏桥纺织于2003年9月在港交所上市。魏桥纺织,主要生产棉纱、坯布和牛仔布,是中国棉化纤纺织加工业最具竞争力企业。2005年,魏桥集团登顶成为开始成为全球最大的棉纺织企业。张士平也因此被业界称为“亚洲棉王”。

  备受争议的“魏桥模式”

  2000年至今,山东魏桥的发展则主要围绕电解铝产业。就在张士平收购滨州一棉、继续扩张纺织业版图之际,张士平遇到一道难题,电不够用。由于电网电力短缺,魏桥集团生产常常因被拉闸限电而被迫中止。

  “魏桥模式”在特殊的历史情形下孕育而生。这也是山东魏桥除开最大铝企、最大纺织企业之外备受瞩目的另一个原因:多年来通过自备电厂、自建电网,打破电网企业垄断,实现平均电价水平比国家电网低三成以上,为当地民营经济注入活力的同时,也一度引发关于供电体系的大讨论。

  对于魏桥自身而言,由于电、汽能源全部自给,与当地工业电价相比,自发电成本优势明显,为企业创造了可观利润。更重要的是,依托自备电厂的低成本优势,魏桥的商业版图不断扩大,兼营业务已成为其利润的重要来源。

  但回顾当年,魏桥集团的自建电网、自行供电,其实是无奈之举。

  上世纪90年代,全国性电力紧缺,随意拉闸限电现象严重影响了纺织企业的生产秩序,并使生产成本大幅攀升。据《英才》杂志报道,在自建电厂之前,魏桥系一直以烧锅炉的形式生产纺织所需的蒸汽,经济性差且不环保。热电联产的好处在于,在生产电力的同时还能够产生纺织工艺中所必须用的蒸汽。

  1999年9月28日,魏桥第一热电厂建成投产,装机容量为7.8万千瓦。但第三天上午,魏桥方面就接到淄博电网通知,要求其必须从大电网中解列(指电力系统受到干扰,其稳定性遭到破坏,发电机和电力系统其他部分之间、系统的一部分和系统其他部分之间失去同步并无法恢复同步时,将它们之间的电联系切断,分解成相互独立、互不联系的部分,以防止事故扩大造成严重后果。)考虑到孤网运行的风险,魏桥方面一时不敢答应解列。但淄博电网同时对邹平县政府提出了警告。

  “县长亲自找到我,说淄博电网警告了,如果魏桥的自备电厂不解列,将对整个邹平县的用电安全产生威胁。”张士平曾对媒体回忆称,县长登门令其想法突变,他告诉县长,一定会争口气,要变压力为动力,同意解列,“我当时想,淄博电网叫我下网,他以后就管不着我了,我的发电量肯定还要扩大,以后他求我上网,我也不上了。”

  此后的故事广为流传,魏桥集团的自备电厂不但为本集团旗下企业供电,还通过自建电网向当地其它企业供电。这一模式下,魏桥的纺织和铝业业务快速扩张。张士平于2001年开始涉足电解铝行业。而在电解铝行业,电力成本占到40%到50%,每度电相差1毛钱,反映到电解铝成本即是每吨相差1500元-2000元。

  这样的成本优势魏桥集团在电解铝行业迅速崛起。“魏桥模式”公平与否争议见诸报端前夕,魏桥集团旗下电解铝板块上市公司中国宏桥(01378.HK)于2011年3月在港交所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颇具传奇色彩的张士平还是魏桥集团,对当地经济而言,分量不容小觑。

  山东魏桥集团旗下纺织、铝电两个业务板块,均是全球规模最大、盈利最强。此外,以魏桥集团为核心,在滨州市形成了纺织、铝电两大产业集群,企业有2000多家,综合年产值5000多亿元,合计解决就业近30万人(其中魏桥集团员工16万人,上下游企业员工10多万人),为滨州市直接贡献了半数以上的生产总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