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2023年中国区块链行业影响的分析

  • 时间:
  • 浏览:35

  

  一、有利因素

  (一)政策推动

  2017年1月,工信部发布《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提出区块链等领域创新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等要求。2017年8月,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扩大和升级信息消费持续释放内需潜力的指导意见》提出开展基于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试点应用。2017年10月,国务院发布《关于积极推进供应链创新与应用的指导意见》提出要研究利用区块链、等新兴技术,建立基于供应链的信用评价机制。

  2018年3月,工信部发布《2018年信息化和软件服务业标准化工作要点》,提出推动组建全国信息化和工业化融合管理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全国区块链和分布式记账技术标准化委员会。2018年6月,工信部印发《工业互联网发展行动计划(2018-2020年)》,鼓励推动边缘计算、深度学习、区块链等新兴前沿技术在工业互联网的应用研究。

  自2016年区块链首次被列入《“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以来,区块链日益受到国家政府的重视与关注,北京、上海、广东、河北、江苏、山东、贵州、甘肃、海南等24个省市或地区纷纷推出股利政策,开展对区块链产业链布局,积极探索基于区块链的行业应用。

  (二)区块链产业逐渐形成

  目前,我国区块链技术持续创新,区块链产业逐渐形成,开始在供应链金融、征信、产品溯源、版权交易、数字身份、电子证据等领域应用,有望推动我国经济体系实现技术变革,组织变革和效率变革,为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作出重要贡献。随着创业者和资本的不断涌入,企业数量的快速增加。区块链应用将加快落地,助推传统产业高质量发展,加快产业转型升级,利用区块链技术为实体经济“降成本”、“提效率”,助推传统产业规范发展。此外,正在衍生为新业态,成为经济发展的新动能,区块链技术正在推动新一轮的商业模式变革,成为打造诚信社会体系的重要支撑。

  (三)未来应用前景广阔

  在过去,实体纸币的流通是很难追溯的,但有了区块链技术的应用之后,所有数字化资产的流向都将有“链”可查。比如在领域,区块链有望能够解决支付领域的痛点和难点,可以降低交易的复杂性,提升交易端到端的速度,降低交易过程中的沟通成本,提高交易记录的透明度和不可篡改性。金融机构特别是跨境金融机构间的对账、清算、结算的成本一直很高,还有复杂的手工流程,而区块链技术具有数据不可篡改和可追溯性,其应用有助于降低金融机构间的对账成本及争议解决的成本,能显著提高支付业务的处理速度及效率,还使小额跨境支付成为可能。除此之外,区块链的应用还将延伸到医疗健康、教育、慈善公益、社会管理等多个领域,市场前景十分广阔。

  二、不利因素

  (一)技术不够成熟

  目前,区块链技术在系统稳定性、应用安全性、业务模式等方面尚未成熟,无法同时满足“高效低能”、“去中心化”和“”等要求。其一,性能问题。区块链上可进行的交易吞吐量不高,目前的区块容量很小,导致了网络拥堵,高频次业务需求难以得到满足,很多项目在也在着手优化,但距离真实的场景例如银行、证券交易所等的交易吞吐量还有一定距离。其二,共识机制问题。能耗方面,工作量证明等共识算法能源消耗大、成本高,使得区块链浪费大量全网计算力和对力;种类方面,目前的区块链共识机制种类过少,在未来多样化的商业场景下,必然需要更加丰富的共识机制相适应。其三,安全性问题。隐私保护、有害信息上链、智能合约漏洞、共识机制和私钥保护、算力攻击、密码学算法安全等问题,都令区块链面临着平台安全、应用的严峻形势。其四,数据库问题。与传统数据库不同,区块链应用需要大量的写操作、HASH计算以及验证操作,专门面向区块链的数据库系统仍是需要突破的难点。

  (二)应用场景不明确

  当前,区块链项目仍处于探索阶段,找不到具体的落地场景。目前较为看好的领域有金融、共享经济、物联网、公共服务等,但从现有的区块链技术成熟度来看,区块链应用还存在很多问题,离实际使用还有差距。其一,区块链技术的不成熟制约了商业的应用落地,目前隐私保护算法、共识机制等区块链核心技术虽种类较多,但是普遍来说还不具备商业可用性。其二,区块链的应用模式仍在探索中,区块链的“不可替代”优势还未体现。区块链本身代表了一种共识系统,应当从一个更高层次去构建一个符合相应商业场景的共识化系统,而不仅仅是做到“业务+区块链”。中国用户数多,商业场景复杂,而且任何一个商业产品均会牵涉到非常庞大的流量和人口,目前的区块链技术并不能满足。

  (三)专业人才稀缺

  是一门多学科跨领域的技术,其涉及领域主要包含操作系统、网络通讯、密码学、数学、、生产等等,但目前我国在交叉学科、领域方面尚有不足,相关领域人才供给严重不足。一方面,研发技术人才缺口大。区块链的技术研发主要集中在Go、Javascript、C和C+等编程语言上,新型的智能合约采用Haskell、Ocaml、Rholang等新型函数式编程语言。在中国的人才市场中具有相关语言资深研发经验的技术人才有非常大的缺口。另一方面,底层设计人才缺乏。与研发技术人才不同,区块链底层系统架构设计人才要掌握多项交叉学科的专业技能,不仅要深入理解区链底层设计原理、兼具各系统架构设计经验,更要掌握具体应用场景业务逻辑。虽然目前已有部分高等院校展开交叉学科教育、区块链专项技能学科设定,但专业人才仍十分稀缺。